首页 > 目的地 > 河南旅游 > 郑州旅游 > 登封旅游 >

会善寺旅游景区

会善寺

人感兴趣
  • 综述

    会善寺为魏孝文帝(471~499年)离宫,正光元年(520年)复建闲居寺。隋开皇五年(585年)改名嵩岳寺,后隋文帝赐名会善寺。唐武则天巡幸此寺拜道安禅师为国师,赐名安国寺,并置镇国金钢佛像于寺内。唐代增建殿宇、戒坛、塔,规模宏大,高僧辈出,如元同、净藏及天文学家一行等皆出于该寺。五代时于嵩山琉璃戒坛纳法,又名“封禅寺”:后梁时废。宋太祖开宝五年(972年)赐名“嵩岳琉璃戒坛”、“大会善寺”。元代至元年间(1264~1295年)又赐名“万寿禅寺”。会善寺位于嵩山积翠峰下,山清水秀,林深谷幽,花木葱郁,正是这样一个纳嵩山之灵气的胜地,造化了一位佛教史上著名的得道寿星——道安禅师。道安禅师俗寿128岁,历经隋唐两朝八帝,因比其师五祖弘忍还年长20岁,便赢得了“老安”的美名。道安的长寿是因为他谦让的美德和宠辱不惊的心态。道安和神秀同拜弘忍为师,弘忍也最看重他们两位,曾说“学人多矣,唯秀与安……今法要当传,付此二子,吾无忧哉!”当道安国师察知弘忍祖师有意传法于他们二人后,就推美于神秀,别的同学劝他时,他却反过来劝说同学们:“山涧树下,难可厌舍。丰石足以枕依,香泉足以澡漱,与道而漫,不乐何求。”并干脆离开祖师而云游。道安云游至中岳嵩山后,看到会善寺清幽静谧,环境幽雅,就高兴地说:“是吾终焉之地也。”于是就长住下来。这一住就是45年,其间虽然武则天多次躬亲禅窟,征至辇下,待以师礼,钦重有加,但他道行精深,安之若素,宠辱不惊,传法不辍,高寿而终。如此德高望重,坚守精进,不愧为佛门巨子。其熠熠星光,光耀千秋。环绕于道安国师这颗恒星的行星数以千计,最著名的有27颗,洛阳福先寺仁俭禅师,嵩岳寺破灶堕禅师、元圭禅师,南岳怀让禅师等,可以说是星光灿烂,而让会善寺耀如白昼的是净藏禅师。净藏禅师在会善寺从道安国师参禅十年,道安圆寂后又到岭南从慧能参禅五年。“能遂印可,付法传灯,持而北归”,回到嵩山会善寺弘扬南宗顿悟禅法,净藏禅师开南宗禅法北传先河,比大力弘扬南宗禅法、“楷定禅门宗旨”的神会要领先得多。净藏禅师住持会善寺三十年,在北宗禅法大行其道的嵩洛地区独树一帜,但我们还是可以想见因禅法分歧而筚路蓝缕的艰难程度。斯人已逝,墓塔独存,净藏禅师塔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八角形仿木结构亭式砖塔,以其极高的文物价值于1988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净藏禅师是六祖慧能的传灯弟子,是禅宗“宗旨密传”的七祖,只不过在皇上钦定的七祖神会光芒的遮蔽下,星光才相对弱淡了些。一前一后,在嵩山地区和净藏禅师争锋的是普寂。他们进行的是日月之别的竞争,虽没有刀光剑影,但却是星光互射;他们隔银河而对峙,但又依鹊桥而共存。普寂是北宗六祖神秀的大弟子,人称嵩山普寂,长期驻锡会善寺。因当时神秀北宗禅法盛行北方,普寂也就多了几分自信和自负。自信的是唐中宗特下制令,让其代乃师神秀统领法众,自负的是他得到了“两京法主、三帝国师”的美誉。时人夸说:“普寂禅师,名字盖国,天下知闻,众口共传,不可思议。”普寂临终前遗言门人:“吾受托先师,传兹密印。远自达摩寻可,可进于粲,粲钟于信,信传于忍,忍授于大通,大通贻吾,今七叶矣!”他的自信与自负由此可见一斑。他长期在嵩山会善寺传法,围绕他的是庞大的星系,有星星一万多颗,星光四射者就有63颗,而广德、法玩、同光、一行、道璇则竞相争辉。道璇把北宗禅法传到了日本,法玩、同光则继续照耀着嵩山少林寺,而一行无疑是普寂星系中最亮的那一颗。僧一行夺目的光彩,不仅照亮了会善寺,照亮了嵩山,也照耀着中国乃至世界,称其在昼为日、在夜为月才恰如其分。一行聪敏好学,不到20岁就已博览经史,精晓历象、阴阳之学,因鄙薄权势熏天的梁王武三思,便只身出家嵩山会善寺,普寂禅师赐法名一行。一行一到嵩山就毫光频发,当时隐居嵩山的著名文学家卢鸿作了一篇文章赞誉普寂法师的法会,卢鸿特意交代普寂说:“我的文章有数千言,而且文中多有古僻字,需请一位朗隽之人来宣读,有什么问题可以当面提出,我来教他。”普寂就叫来一行,一行打开看后,就微笑着放在几案上。卢鸿怪他轻浮,待众僧人集齐于后,只见一行高声朗读赞文,一点差错也没有。卢鸿惊愕不已,注视一行良久,感叹万分,就对普寂说:“此人不是您所能教导的,应当放他外出游学。”普寂为造就他,就让他出寺四处游学,从此他走遍了大江南北的名山古寺,到处访求名师,研究佛学经义,学习天文、地理、阴阳、五行、数学等知识,成了一名博学之士。后来唐玄宗李隆基派礼部郎中张洽强请一行入朝,协助佛教密宗大师善无畏翻译《大日经》,这一无礼举动的副产品是一行成了中国密宗的开山之祖,这恐怕是唐玄宗所始料不及的。一行的聪明才智得到充分发挥的是历法领域。从开元九年到开元十五年,短短六年时间,他就完成了《大衍历》的编制任务,同时也主持了世界上第一次子午线大测量。《大衍历》使中国天文学大大向前跨进,后又流传到日本,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,但它也耗尽了一行的生命。僧一行对嵩山有两大贡献,一是他派南宫说在阳城搞天文观测时,把周公遗留下来的土圭土表更换成了石圭石表,使得周公测景台迄今巍然屹立;二是他和元同律师在嵩山大会善寺“置五佛正思惟戒坛”,具体主持传戒,使会善寺成为当时嵩洛地区的佛教中心,目前戒坛遗址尚存。“清冷禅室水,照耀夕阳山……归来余逸兴,月夕媚烟鬟。”古人描写会善寺的诗句都透出了星光的清晖。因道安那颗星,会善寺被皇帝赐名为安国寺;因一行这颗星,会善寺得以成为河南省最早对外开放的三个旅游景点之一。嵩山的寺院很多,山上七十二峰,山下七十二寺,但最令人向往的还是会善寺。喜欢会善寺是因为这里高僧辈出。这些人可能被我们的历史学家忽视了,他们在中岳嵩山也没有留下任何清晰的行为印记,但他们以非常简单的生活方式,以自己极高的佛学修养,点亮了嵩山的夜空,成为中国佛教史上一个个耀眼的星座。会善寺坐北向南。山门面阔5间,进深3间,硬山小灰瓦顶,中3间砌券门,明间门券上嵌长方形横匾书“会善寺”3字,内供白玉阿弥陀佛1尊,系明周王所赠。山门东西两侧各建单间硬山造掖门,后有大雄殿,月台上有明成化七年(1471年)铁钟1口,高1米余、重650公斤。大雄殿面阔5间、进深3间,单檐歇山顶,檐下有硕大斗拱,为五铺作重拱双下昂。殿内减柱造,梁架为四椽栿搭牵,用三柱。创建于元代,后多次重修。寺西山坡上原有唐代名僧一行禅师创建的琉璃戒坛,毁于五代,尚存唐代残石柱2根,柱面雕天王像,柱础雕鬼怪神兽。寺西有唐净藏禅师塔,西南和东南有清代砖塔5座。寺内现存的主要碑刻有东魏《中岳嵩阳寺碑》、北齐《会善寺碑》、唐《道安禅师碑》、《会善寺戒坛记》等,具有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和历史文献价值。寺西有唐净藏禅师塔一座。2001年06月25日,会善寺作为元至清时代古建筑,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。

    历史文化

        会善寺为魏孝文帝(471~499年)离宫,正光元年(520年)复建闲居寺。隋开皇五年(585年)改名嵩岳寺,后隋文帝赐名会善寺。唐武则天巡幸此寺拜道安禅师为国师,赐名安国寺,并置镇国金钢佛像于寺内。唐代增建殿宇、戒坛、塔,规模宏大,高僧辈出,如元同、净藏及天文学家一行等皆出于该寺。五代时于嵩山琉璃戒坛纳法,又名“封禅寺”:后梁时废。宋太祖开宝五年(972年)赐名“嵩岳琉璃戒坛”、“大会善寺”。元代至元年间(1264~1295年)又赐名“万寿禅寺”。会善寺位于嵩山积翠峰下,山清水秀,林深谷幽,花木葱郁,正是这样一个纳嵩山之灵气的胜地,造化了一位佛教史上著名的得道寿星——道安禅师。道安禅师俗寿128岁,历经隋唐两朝八帝,因比其师五祖弘忍还年长20岁,便赢得了“老安”的美名。道安的长寿是因为他谦让的美德和宠辱不惊的心态。道安和神秀同拜弘忍为师,弘忍也最看重他们两位,曾说“学人多矣,唯秀与安……今法要当传,付此二子,吾无忧哉!”当道安国师察知弘忍祖师有意传法于他们二人后,就推美于神秀,别的同学劝他时,他却反过来劝说同学们:“山涧树下,难可厌舍。丰石足以枕依,香泉足以澡漱,与道而漫,不乐何求。”并干脆离开祖师而云游。道安云游至中岳嵩山后,看到会善寺清幽静谧,环境幽雅,就高兴地说:“是吾终焉之地也。”于是就长住下来。这一住就是45年,其间虽然武则天多次躬亲禅窟,征至辇下,待以师礼,钦重有加,但他道行精深,安之若素,宠辱不惊,传法不辍,高寿而终。如此德高望重,坚守精进,不愧为佛门巨子。其熠熠星光,光耀千秋。环绕于道安国师这颗恒星的行星数以千计,最著名的有27颗,洛阳福先寺仁俭禅师,嵩岳寺破灶堕禅师、元圭禅师,南岳怀让禅师等,可以说是星光灿烂,而让会善寺耀如白昼的是净藏禅师。净藏禅师在会善寺从道安国师参禅十年,道安圆寂后又到岭南从慧能参禅五年。“能遂印可,付法传灯,持而北归”,回到嵩山会善寺弘扬南宗顿悟禅法,净藏禅师开南宗禅法北传先河,比大力弘扬南宗禅法、“楷定禅门宗旨”的神会要领先得多。净藏禅师住持会善寺三十年,在北宗禅法大行其道的嵩洛地区独树一帜,但我们还是可以想见因禅法分歧而筚路蓝缕的艰难程度。斯人已逝,墓塔独存,净藏禅师塔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八角形仿木结构亭式砖塔,以其极高的文物价值于1988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净藏禅师是六祖慧能的传灯弟子,是禅宗“宗旨密传”的七祖,只不过在皇上钦定的七祖神会光芒的遮蔽下,星光才相对弱淡了些。一前一后,在嵩山地区和净藏禅师争锋的是普寂。他们进行的是日月之别的竞争,虽没有刀光剑影,但却是星光互射;他们隔银河而对峙,但又依鹊桥而共存。普寂是北宗六祖神秀的大弟子,人称嵩山普寂,长期驻锡会善寺。因当时神秀北宗禅法盛行北方,普寂也就多了几分自信和自负。自信的是唐中宗特下制令,让其代乃师神秀统领法众,自负的是他得到了“两京法主、三帝国师”的美誉。时人夸说:“普寂禅师,名字盖国,天下知闻,众口共传,不可思议。”普寂临终前遗言门人:“吾受托先师,传兹密印。远自达摩寻可,可进于粲,粲钟于信,信传于忍,忍授于大通,大通贻吾,今七叶矣!”他的自信与自负由此可见一斑。他长期在嵩山会善寺传法,围绕他的是庞大的星系,有星星一万多颗,星光四射者就有63颗,而广德、法玩、同光、一行、道璇则竞相争辉。道璇把北宗禅法传到了日本,法玩、同光则继续照耀着嵩山少林寺,而一行无疑是普寂星系中最亮的那一颗。僧一行夺目的光彩,不仅照亮了会善寺,照亮了嵩山,也照耀着中国乃至世界,称其在昼为日、在夜为月才恰如其分。一行聪敏好学,不到20岁就已博览经史,精晓历象、阴阳之学,因鄙薄权势熏天的梁王武三思,便只身出家嵩山会善寺,普寂禅师赐法名一行。一行一到嵩山就毫光频发,当时隐居嵩山的著名文学家卢鸿作了一篇文章赞誉普寂法师的法会,卢鸿特意交代普寂说:“我的文章有数千言,而且文中多有古僻字,需请一位朗隽之人来宣读,有什么问题可以当面提出,我来教他。”普寂就叫来一行,一行打开看后,就微笑着放在几案上。卢鸿怪他轻浮,待众僧人集齐于后,只见一行高声朗读赞文,一点差错也没有。卢鸿惊愕不已,注视一行良久,感叹万分,就对普寂说:“此人不是您所能教导的,应当放他外出游学。”普寂为造就他,就让他出寺四处游学,从此他走遍了大江南北的名山古寺,到处访求名师,研究佛学经义,学习天文、地理、阴阳、五行、数学等知识,成了一名博学之士。后来唐玄宗李隆基派礼部郎中张洽强请一行入朝,协助佛教密宗大师善无畏翻译《大日经》,这一无礼举动的副产品是一行成了中国密宗的开山之祖,这恐怕是唐玄宗所始料不及的。一行的聪明才智得到充分发挥的是历法领域。从开元九年到开元十五年,短短六年时间,他就完成了《大衍历》的编制任务,同时也主持了世界上第一次子午线大测量。《大衍历》使中国天文学大大向前跨进,后又流传到日本,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,但它也耗尽了一行的生命。僧一行对嵩山有两大贡献,一是他派南宫说在阳城搞天文观测时,把周公遗留下来的土圭土表更换成了石圭石表,使得周公测景台迄今巍然屹立;二是他和元同律师在嵩山大会善寺“置五佛正思惟戒坛”,具体主持传戒,使会善寺成为当时嵩洛地区的佛教中心,目前戒坛遗址尚存。“清冷禅室水,照耀夕阳山……归来余逸兴,月夕媚烟鬟。”古人描写会善寺的诗句都透出了星光的清晖。因道安那颗星,会善寺被皇帝赐名为安国寺;因一行这颗星,会善寺得以成为河南省最早对外开放的三个旅游景点之一。嵩山的寺院很多,山上七十二峰,山下七十二寺,但最令人向往的还是会善寺。喜欢会善寺是因为这里高僧辈出。这些人可能被我们的历史学家忽视了,他们在中岳嵩山也没有留下任何清晰的行为印记,但他们以非常简单的生活方式,以自己极高的佛学修养,点亮了嵩山的夜空,成为中国佛教史上一个个耀眼的星座。会善寺坐北向南。山门面阔5间,进深3间,硬山小灰瓦顶,中3间砌券门,明间门券上嵌长方形横匾书“会善寺”3字,内供白玉阿弥陀佛1尊,系明周王所赠。山门东西两侧各建单间硬山造掖门,后有大雄殿,月台上有明成化七年(1471年)铁钟1口,高1米余、重650公斤。大雄殿面阔5间、进深3间,单檐歇山顶,檐下有硕大斗拱,为五铺作重拱双下昂。殿内减柱造,梁架为四椽栿搭牵,用三柱。创建于元代,后多次重修。寺西山坡上原有唐代名僧一行禅师创建的琉璃戒坛,毁于五代,尚存唐代残石柱2根,柱面雕天王像,柱础雕鬼怪神兽。寺西有唐净藏禅师塔,西南和东南有清代砖塔5座。寺内现存的主要碑刻有东魏《中岳嵩阳寺碑》、北齐《会善寺碑》、唐《道安禅师碑》、《会善寺戒坛记》等,具有重要的书法艺术价值和历史文献价值。寺西有唐净藏禅师塔一座。2001年06月25日,会善寺作为元至清时代古建筑,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。

    风土人情

        寺内禁止破坏公共财产

  • 基本信息

— 郑州旅游行政区划 —

京ICP备12008860号-1  广电节目制作许可证:1313号  京公网安备:11010502001653
Copyright © 2005 - 2017  Lotour.com  All Rights Reserved. 乐途旅游网 版权所有